lshlwc.com

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

更新时间:2021-10-21 15:51点击:
咪乐|直播|下载网址 北京时间3月26日下午,中国杯三四名决赛开打,是由东道主中国队坐镇主场迎战捷克队,由于首战0-6惨败威尔士队的缘故,使得这场比赛国足将士必须拿出更好的精神面貌,展示在国人面前。

米豆豆家。

听闻厉湘的遭遇,以及对沈芊芊的误解,米豆豆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。

“把你的电脑借我看看。”米豆豆打开沈芊芊的电脑,登陆浏览器,开始检查里面的各种留存痕迹。

“这个就是之前说黑厉湘的帖子吧。”米豆豆把帖子给找了出来。

“这个账号不是我的,但为什么IP地址跟我的一样?”

“你的电脑有没有人动过?”

沈芊芊想了想,脑海里突然想起之前沈思柔好像趁她不在的时候用了她的电脑……沈芊芊摩拳擦掌:“我就知道是她!除了她还能有谁不经过我的同意动我的东西!”

沈思柔用她的电脑发布黑厉湘的帖子,厉湘自然会查到她这里来。

听闻此,米豆豆问:“你要不要现在打个电话告诉厉湘真相?”

沈芊芊摇头:“算了,告诉了也未必会相信。”

这么多年沈思柔没少抹黑她,但大家都选择相信沈思柔,毕竟圈子里的传言永远都是,沈思柔是个温柔善良的好姐姐,而她沈芊芊是个冥顽不灵的坏丫头。

“不计较,不代表我会就这么算了。”沈芊芊另有计策。

就在此时,电脑上突然弹出一封邮件,里面的内容是沈芊芊的审核通过,希望能尽快入职。

米豆豆都傻眼了:“你不是说找不到工作么,怎么这么快?”

沈芊芊看了眼面试审核通过的公司名,保持沉默。

……

让一个做高档礼服的名设计师去卖内裤是个什么糟心的体验。

成功办理入职之后,企业高管给沈芊芊一个纸箱,又给她一顶帽子:“去吧。”

“去哪?”沈芊芊僵了半分钟。

“卖内衣的重任就交给你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沈芊芊才发现,这个公司把她招来,是准备让她当销售员……还是路边的那种。

“哈哈哈哈!沈芊芊,你真是笑死我不偿命!”米豆豆在电话那头笑得人仰马翻,沈芊芊在路边支个摊,一脸阴沉。

“卖内衣怎么了,销售要是做得好,可比设计师赚钱。”

“哈哈哈,你可别闹了。”

“摆摊已经列入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,你做人能不能不要那么肤浅,算了,跟你说不明白,我挂了。”沈芊芊一脸嫌弃地挂掉电话,坐在小板凳上招呼客人。

“卖内裤啦,走过路过不要做过,十块钱一条,二十块三条。”沈芊芊卖的主要是男士的,不少男生是她的回头客,隔三差五在她这里买条内裤,跟沈芊芊聊会天,还要请她吃炸鸡。

这个工作让她也交到了不少的朋友。虽然她心里清楚,很多男同胞都是冲着她这张脸来买的。

沈芊芊最近摆摊挺顺利,平均每天可以卖出四十多件内裤,挣了个几百块,乐的屁颠屁颠的收摊了。

沈芊芊现在有了收入来源,只要在商品卖完的时候回公司补货就可以。为了不叨扰米豆豆,她还是决定先回沈家住一阵子。

回去之前,还给自己买了一套新衣服。

沈芊芊拎着箱子回沈家,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问佣人:“沈思柔在哪?”

“夫人和大小姐已经睡了。”

“哦,是吗?”沈芊芊提着箱子径直上楼,走到沈思柔的房间门口,用力一拍。

沈思柔被吵醒,带着气,开门发现是沈芊芊,她脸色瞬间铁青:“沈芊芊你疯了?”

沈芊芊抬腿卡住门,留出一个缝隙,她身体敏捷,一下子把门全部推开,直接把沈思柔推倒在卧室的床上。

沈思柔吓得不轻,坐在床上按着心口。

“沈思柔,做事情光明磊落一点,挑拨别人的感情真的很掉价。”

沈思柔眉眼间溢出一抹笑,“我说大半夜的你怎么气急败坏,就是因为厉湘的事情?”

她承认了,大大方方。

沈芊芊的拳头攥紧了几分。

沈思柔慢条斯理地整理着凌乱的卷发:“我啊,只不过随便说了两句她就相信了呢。芊芊,这种没脑子的朋友就别交了吧,显得你也很蠢。”沈思柔的眼底是止不住的得意。

沈思柔抹黑的很棒,出了厉湘的事情之后,放眼望去现在圈子里,无论谁见到沈芊芊都避让三分。

沈芊芊扬起手,“啪”的一声,打在沈思柔的脸上。

沈思柔再也忍不了,怒目圆睁:“你敢打我!”她刚要起身收拾沈芊芊,就被她揪着衣领重新按倒在床上。

沈芊芊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,架在沈思柔雪白的脖颈上面。沈思柔慌了,一动不敢动。

沈芊芊双眸猩红,透着薄凉的恨意:“我警告你,看不惯我冲我来,别牵扯到我朋友!”

她不希望身边的朋友变成受害者。越是知道沈思柔心狠手辣,她就越想保护好她的朋友们。

“当啷”一声,水果刀掉在了地板上,沈芊芊松开她大步走了出去。

陈慕云闻声赶来,扶起沈思柔:“女儿,那疯丫头有没有伤你?要不要去医院?”

“我没事。妈,放心她不敢对我动手。”沈思柔抿唇冷笑着,“她在圈子里被我逼的没有活路,她拿我撒气而已。”

陈慕云也反应过来,咯咯笑:“她现在连一份工作都找不到,指不定哪天饿死在街上了呢哈哈哈……”陈慕云美滋滋地问沈思柔,“对了,你的新工作有没有着落?你不是说那家企业的老板很看重你吗?”

提到新工作,沈思柔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:“是,可他突然改变主意不想录用我了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明明之前说的好好的,谁知道突然就像变了个人,不敢录用我似的。”

“哦……没关系。咱们是海外留学回来,镀了一层金可比沈芊芊那块石头强。”

……

战南宸已经下令不许任何企业收留那死丫头,他满怀期待的等她哭着鼻子过来求自己,只是……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?

再等等,不着急……

战南宸喝了口咖啡,正好闲着没事,他低头翻一会短视频看,点击同城,看看同城的新鲜事儿。一个视频引起他的注意,视频主人在拍一个摆摊卖内裤的美女,旁边围着一群老少爷们儿,又是谄媚又是献殷勤。视频主人也对美女赞不绝口。

视频点赞量已经过万,还有不少绅士在评论区催更后续。

等等……这……不是那死丫头么?

不干设计师转行卖内裤了?

战南宸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越来越黑,最后“腾”的一下站起来,狠狠地捶了一下办公桌!一瞬间仿佛听见了桌板断裂的声音。

“可恶!”这个女人,是在挑战他的下限吗!

狠狠地拒绝他就是为了跑去卖内裤?

助理脸色苍白,头一次看见战南宸发这么大的火儿。他怯生生地上去问:“三爷,怎、怎么了……”

“视频里的这条街是哪?带我去!立刻!马上!”

“是。”

十分钟之后,战南宸到达了目的地。毫无犹豫的下车,径直朝那个死丫头的摊位走去。

战南宸的一身西装在这条摆满地摊的街道上显得格格不入。

沈芊芊还在低头招呼客人,头顶突然传来一股浓浓的杀气。

女人抬眸,唇红齿白,无尽的风情和美艳。她晶亮的眸子眨了眨,看见战南宸的时候她没有很惊讶,而是面带微笑的拿起手边一条黄色的海绵宝宝内裤递过去:“先生,买内裤吗?限量版海绵宝宝内裤,便宜卖你二十块钱一条。”原价十块钱一条,到战南宸这里坐地起价变成二十块一条。

她知道这男人有钱,二十块钱一条卖给他绝对不过分。

“不要卖了,回家。”战南宸冷冽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。

堂堂沈家千金,居然跑出来摆地摊卖内裤,到底是给她们沈家丢脸还是给以后的亲家战家丢脸!

“今天的业绩没完成,不能收摊。”

战南宸握紧拳头,身后的助理跟着脸色发白,迄今为止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敢这么跟战南宸说话,这丫头是真傻还是装傻?不知道战南宸的身份吗?

“乔治,给她钱,这个摊位承包了!”

乔治当即给了沈芊芊十多张毛爷爷,沈芊芊特别没节操的接过,傻子才会跟钱过不去。

她就知道,不用点激将法,这男的是不会掏钱的。

她把摊子的布一扯,扬了扬手:“今天收摊了哈,各位明天再来!”

围着的大汉一个个用控诉的目光看了眼战南宸,却在战南宸凌厉的气场下,都散了。

沈芊芊把摊子收好,装进箱子里,递给了战南宸:“呐,一共五百五十多条内裤,一天丢一条也够你穿一年的了,多余的五百条是我赠你的,拿好了亲,记得五星好评!”

战南宸盯着她的样子像要吃人,他抬手揪住沈芊芊的后脖领子,就跟提着一个小鸡仔似的,把她抓起来塞进车子里。

沈芊芊平时反应这么迅速的一个人,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车子里了。

“放我下去!”沈芊芊冷声说着,“您在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把我抓到车子上,是想绑架我?”

战南宸眉骨一挑。

他想治她还犯得上用绑架的?

男人不解释,反而朝她压过来,英气逼人的面容带着玩味的笑:“真正的绑架可不是这个样子的,你想试试么?”

他当着沈芊芊的面,扯下了领带。

沈芊芊骤然精神紧绷,她想起之前在KTV的时候,这个男人用领带绑住了她的手腕,她下意识抬起手推开他:“你变态!”

抬起的手却被他一把扣住。

在狭窄的车厢里,他用最霸道的姿势将她逼到座位的角落,缓缓靠近。

就在沈芊芊以为男人低下头是要来吻她的时候,她赶忙闭上了眼睛。

然而……

战南宸只是冲她吹了口气。

“你!”沈芊芊咬牙切齿,“耍我有意思吗!”

战南宸盯着她红的像个番茄一样的脸蛋,一时觉得这丫头真是可爱的要命。

他的嘴角扬起一抹笑:“你觉得要是沈家千金摆摊卖内裤的事情上了新闻热搜,南城的人会怎么看你?”

“你调查我!”沈芊芊神色惊恐,她明明让米豆豆把她的消息清除了呀!

战南宸挑眉:“你们沈家人出去丢脸,我可不想擦屁股,再被我看见一次你在这里卖东西,我就见一次掀一次你的摊子。”

沈芊芊头一次遇到这么嚣张的男人。

“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,我卖内裤怎么了?又没偷你的内裤拿去卖,你这么大反应做什么?”

这张小嘴巴喋喋不休,战南宸终于按捺不住,低头狠狠地吻了上去。克制了很久的的碾吻,霸道又深沉,他捧着她的脸,她越是挣扎,他就吻得越凶。

沈芊芊的理智差点断开,想起自己的初吻也是被这个人给夺去了,就气不打一出来。

她狠狠的一咬,男人突然松开了她。

沈芊芊满嘴血腥,喊了一声:“变态!”然后拉开车门迅速跳下去,动作之快像一只兔子,没等战南宸揪住她,她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这个女人居然敢咬他……

“三爷,您、没事吧?”乔治递了手帕过去,战南宸没接。

他的大拇指碾过嘴唇,看了眼上面的血迹,嘴角肆虐,勾勒出诡异的弧度,“好得很。”

“三、三爷?”乔治懵了,因为战南宸在笑。

以前战南宸对待女人,除了冷漠还是冷漠。

而这一次,乔治看见了很多不该看见的东西,恍然觉得战南宸好像在冥冥之中觉醒了什么。

战南宸似乎还在回味,意犹未尽地看着女人跑远的方向,直到再也看不见女人的身影,他的眸色才逐渐冷下来,淡淡开口:“明天让战南笙再去沈家打探一下口风。”

乔治低声问:“探什么口风?”

“打听清楚,她这么拒绝我,是不是因为她有男朋友。”

乔治点头,随即无语。

那丫头拒绝他,应该是本能反应。

三爷头一次见到女人变得这么有攻击性,估计是那丫头被吓到了,才会这么下意识的反抗。

……

沈家宅院。

沈芊芊一大清早就听见佣人在楼下忙活,叮叮当当的声响不断,吵得她头晕脑胀,索性起身下楼,刚从楼上下来,就见陈慕云和沈思柔在探讨着什么。

“妈,不知道为什么,我投出去的简历都被打回来了。我已经降低了薪资要求,还是没有一家公司肯要我!”沈思柔急得面红耳赤,她这是怎么了?之前一个个的听说她是沈家千金海外留学归来全都上赶着巴结她,怎么最近这一段时间莫名就被同行嫌弃了?

“别担心,之前战家送给老爷子的好酒我都拿出来了,你提着礼物去联系你之前面试的HR,让他再给你个机会。”

给爷爷的东西?

沈芊芊脚步一顿,在沈思柔刚要接过礼盒的时候,上前一巴掌扇飞。

“咣当”一声,礼盒落地,价值五十万人民币的珍藏级佳酿瞬间洒了一地。

“沈芊芊!”沈思柔扬起手准备要扇她,这会她的工作真的没戏了!

“你打我啊,你敢动手,我就敢去战家把你做的缺德事全都给捅出来。”沈芊芊笑得明艳动人,落落大方。

沈芊芊的一句话,让她的手停在了半空中,怎么都挥不下去。

沈思柔冷哼一声,不削道:“你少得意忘形,你以为能嫁进战家的只有你么?战南笙的叔叔倾慕我许久,过不了多久就会上门提亲,到时候进了战家,你还得毕恭毕敬叫我一声婶婶。”

陈慕云想到这,也来了气势,指指点点:“对对,就是说,我们思柔以后是进战家当夫人的,到时候罚你隔三差五去给我们思柔磕头,没命令不许起来!”

沈芊芊怀疑自己听错了,但看这母女俩一唱一和的样子也不是在无中生有,看来这战南笙的叔叔眼光不太好,竟然能看上沈思柔。

陈慕云还想说什么,却见门口一道熟悉的身影进来,佣人领着战南笙站在门口。

陈慕云搓手,尴尬地笑着:“南笙来了啊,真是的,也不提前打声招呼……”沈思柔也理了理发型,回忆着刚刚自己实在失态。

还没进战家家门就想着怎么罚沈芊芊了,这不是找事吗?

只是,战南笙从进门开始,目光就落在沈芊芊的身上,从未移开过。

原来她是这么好看的人,明眸皓齿,风雅深情,未施粉黛,不抹红唇,偏偏美艳得惊心动魄。

若美有极致,那必然非沈芊芊莫属。

战南笙?她名义上的未婚夫?

听闻陈慕云的话,沈芊芊往门口看去,随后就看见笑的一脸荡漾男生对着她挥了挥手道:

“媳妇,你好。”

温馨提示: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。
百度